京城学前班商场趋冷,幼升小暗流涌动

  “十一”刚过,袁露(化名)便带着女儿秋天(化名)到幼儿园退学了。“我们要上那个小学,必须得上学前班,要不然根本跟不上。”

  北京幼升小形势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袁露在一家出版公司工作,对秋天的教育有很多自己的想法。秋天上大班之前,班里就有不少同学的家长把孩子转到了学前班,袁露一直坚持让秋天待在幼儿园。“这个时候就应该快快乐乐地玩儿,我不想让她有那么大压力。”

张宁是北京海淀区一所公办幼儿园大班的老师。每年寒假前夕,园里都让大班老师统计班里孩子下学期离园人数,因为寒假后是大班孩子去上学前班的高峰。张宁班里今年只走一个孩子,而去年走了八九个。

  但是,最近袁露的丈夫终于托关系找到了北京中关村地区的一所小学。据说,这所小学六年的课程要五年学完,学校老师告诉他们,不上学前班孩子在这里会非常吃力。

张宁当年的幼师同学分布在北京不同的幼儿园,大家普遍感觉到今年转到学前班的孩子减少了。

  “这几个月在给女儿找学校的过程中,我终于知道什么是压力了,上了好小学将来上好中学就容易,上了好中学就有可能上好大学。可是这些学校的学习压力也真是大,不让她提前学点儿,将来真有可能跟不上。”袁露说,“我知道最终我们一定会被推上‘拼孩子’这条路的,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我女儿班上只有一个孩子去上学前班了,本来我们还担心有太多孩子转走,幼儿园可能会给孩子们合班。”一个6岁女孩的妈妈李曦说。

  袁露遭遇的是“幼升小”的竞争。

“上学前班的孩子少了,主要原因是幼升小不考试了。”张宁分析说。

  随着升学压力的不断加剧,应试竞争早已从小学阶段下移到了学前阶段。家长们为了将来的“小升初”、“初升高”,以及最后的高考,在“幼升小”便开始发力。每一个新学年开始,不少幼儿园大班都会流失一部分孩子,这些孩子纷纷进入了“更能教知识”的学前班,或者一些培训机构的幼小衔接班。

这种变化是刚刚开始的,去年情况还不是这样。“我女儿班上当时转去学前班的快一半了,幼儿园差点儿把两个班合并成一个。”一年级学生家长[微博]刘丽回忆说。

  虽然“幼升小”的竞争看起来没有“小升初”那么惨烈,但是,由于参与竞争的是年仅五六岁的孩子,因此,这个竞争更加让人痛心。

2014年被称为北京教育改革元年,严格实施“就近入学”,“择校”受到限制。改革已经看到了效果,据统计,去年北京市的幼升小就近入学的比例达到了93.7%。

  帮择校、帮“领跑”

  不用择校了,考试就失去了意义。

  学前班供不应求

“我们幼儿园有幼小衔接课程。往年幼儿园要在每年3月前把拼音和20以内的加减法教完,以便让孩子们参加各个小学的幼升小考试。但是今年就没有这个时间限制了,孩子们用一年的时间学这点知识,挺轻松的。”周欣的儿子在一所私立幼儿园上大班,不打算上学前班。

  “我是放假前最后一天才等到一个名额的。”袁露说,现在学前班不好找,到他们想上学前班时,很多早已经招满了,“我们是托了人,等到有人退出时第一时间抢到的。我们后面还有很多人排队等着呢。”

种种迹象表明,北京的学前班市场有降温的趋势。

  其实,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门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叫停了学前班,全国很多地方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为的是防止越来越严重的幼儿园教育小学化倾向。但学前班一直就没有真正停止过,只是变身为各种培训机构中的“幼小衔接班”,或者“潜力开发班”、“假期冲刺班”等等。

不过,尽管从幼儿园转去学前班的孩子比往年有所减少,但目前还有不少机构在举办学前班,甚至有些学前班和公立小学挨在一起,而北京市从2006年起就已经要求停办小学附设的学前班。

  “这个市场的需求太旺盛了。”在业内工作的许老师说。他所在的培训学校主要做“幼小衔接”,目前有“一年班”和“半年班”共六个,“一年班”早已经饱和,9月1日已经正式开课,半年班要到明年2月份开学,不过现在仅有一个班还有十几个名额,其他班已经都报满了。

王月去年9月就把女儿送进了学前班。王月的家在朝阳区青年路附近一个小区,这里有一所新建学校,校长退休前执掌过北京一所名校,所以该校甫一成立就成了择校热门。“我们报名的时候,人家也说学前班不属于学校,不过,都在一个校园里我们也分不清到底是不是一起的。”王月说。稍有不同的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每天出入学校东门,而学前班孩子出入的门在学校的北边。

  许老师介绍,上学前班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想择校的,一种是想‘领跑’的”。

王月说,她家附近还有一所公办小学里也有个学前班,招生名额挺紧俏的,有的家长都没报上名。而且,这些学前班学费都不低,每个月的学费在3000元以上,有的还超过了4000元,“比私立幼儿园都贵。”

  “在我们海淀区,好小学特别多,所以海淀区的‘条子生’(领导批了条子要招的学生)和‘共建生’(学校承诺每年招收的共建单位的学生)也特别多。这么多择校的学生学校收不下,怎么办?就要考试。”

  既然幼升小已经不考试了,为什么还有家长把孩子送进学前班呢?

  今年夏天发生的一件事让许老师现在还津津乐道:中关村地区的一个小学招生时,4个“条子生”争最后一个名额,学校最后只能采取考试的方式,“被录取的就是我们这儿的学生”。

“以前为领跑,现在为补差。”幼儿园老师张宁这样分析。

  许老师所在学校的课程安排如下:

李曦说,女儿班里那名去学前班的孩子大概就属于这种情况,这个孩子是班里最小的,掌握知识确实比别的孩子慢。“可能家长担心不提前学一点,一年级有可能跟不上。”李曦说。

  周一

据记者了解,有不少家长让孩子提前起跑,并不是一定要让孩子跑成第一,而是担心刚上学的孩子既要学习新知识,又要适应学校生活,到时候大人孩子都手忙脚乱。

  上午:英语、拼音识字/阅读、英语

“我不希望刚刚上学就让孩子有那么强的挫败感,要是别人孩子都会我的孩子不会,会让他对学习失去信心的。”一位正在给孩子寻找学前班的家长说。

  下午:数学、科学

培训机构也在给家长的这种心态推波助澜。一位刚刚从一家培训机构出来的家长说:“他们告诉我有很多小学一年级学生跟不上学校进度,返回到这里学拼音和识字。”据说,在这个机构里有两个才过4岁的孩子在上学前班。“不上学前班看来真的不行!”这位家长说。

  周二

  有些机构其实是在制造声势。

  上午:英语、数学、音乐

记者在3年前探访过北京多家学前班和幼小衔接班,那时北京幼升小择校正如火如荼,不少孩子为了备战小学的选拔考试不得不“苦学苦练”。记者采访的时候是10月底,当时很多家机构的全年班早已经没有了学位,第二年寒假开始的半年班学位也已经所剩无几,根本报不上名。记者最近又致电一些机构,虽然他们仍然声称学位紧张,但是“恰巧”都有剩余学位。

  下午:拼音识字/阅读、英语

刚刚陪孩子走过一年级上学期的刘丽,现在坚定地认为上学前班完全没必要。

  ……

当初刘丽也犹豫过女儿要不要上学前班。“有段时间我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刘丽说,女儿刚上学时,拼音认不全,字不会几个,加减法要数手指头,而别人的孩子能认好几百个字了。

  英语、数学、拼音识字是每天必上的课程,音乐、美术、舞蹈等课程则每周各有一节。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丽越来越踏实了。看似都是学字,学前班就是每天不停地练,靠重复记忆让孩子短时间内认识很多字,到了小学之后,学校学字的速度并不是特别快,但是会采用很多方法。“一个学期下来我考她前面学过的字她都记得,但是上学以前学的东西就已经都忘了。”刘丽说,“现在想想当初坚持不上学前班还是对的。”

  “经过我们这里1年的学习,孩子能掌握1000个左右的汉字,能延伸到2500个左右的汉字,数学能熟练掌握20以内的进位加法和退位减法,英语达到剑桥1级。”许老师说。

“一切要顺其自然。”张宁说,幼儿园阶段家长要做的是培养孩子的自理能力和生活、学习习惯,“会拼音”、“能做几道数学题”这样的优势很快就会消失,“随着小学生活的不断深入,那些没有形成好习惯的孩子才会落在后面。”(樊未晨
实习生 郑文韬)

  这么密集的知识灌输,不仅可以应付小学入学考试,同时也能轻松应付小学一年级的课程。

  学,不对;不学,也不对

  家长苦纠结 

  “择校”和“领跑”其实只是部分家长的想法,大多数家长的担心是“怕落下”。

  “听说一年级一个月就会学完拼音,我记得自己上学的时候,拼音学了很长时间。但是现在的孩子基本都在幼儿园或学前班学过了拼音,因此,学校也就是过一遍。”在大学当老师的林女士说。林女士的女儿现在五岁半,也面临着幼升小的压力。还有人向她介绍,数学老师也就是在前两个星期给孩子们念念应用题,之后就基本靠孩子自己来读题,不认识字的孩子“根本连题都看不懂”。

  “在很多小学、尤其是好小学,拼音、数字等基础是他们视同孩子已经全面掌握的知识,他们的任务只是查缺补漏地过一遍。”许老师证明了林女士所听说的并不是个别现象。

  真让林女士着急的,是家长们手中正流传着一本“幼小衔接宝典”——一个有二十页的复印小册子,小册子的名字叫《提前一年做入学准备——培养孩子的“学习潜能”和生活能力》,里面除了一些孩子进入小学前应该养成的生活习惯外,还有一些“幼升小”考试时出现过的题目类型。

  由于经过反复复印,林女士拿到的小册子中已经有不少地方模糊不清了,即使这样,她第一次翻看这本小册子时,仍然感到“后背发凉”。

  “猫-狗=2,狗-兔=3,兔+兔=6,问猫=?我随手一翻就看到了这个题,我首先想到的是用方程组,可是马上又想到还没上过学的孩子哪会用这样的方法,他们会用什么方法解呢?冷静下来一看,这道题的关键应该是兔+兔=6,紧接着就想要是我家孩子去考试她能找到这个关键点吗?”自从拿到这本“宝典”之后,林女士内心不再平静了。

  林女士跟袁露一样,一直不主张孩子在上小学之前学太多东西,但现在她动摇了。

  以前,林女士不想让女儿学,是怕孩子受思维发育水平的限制,理解不了太抽象的知识,从而影响学习兴趣,对学习产生挫败感,甚至恐惧学习,但是现在林女士觉得:“要是别人家孩子都能做出这样的题,我家孩子上学以后会不会感到压力更大?那时候孩子可能会有更强烈的挫败感。”

  这种纠结的情绪在很多“幼升小”家长中普遍存在着。

  坚持?妥协?

  幼儿园两难

  一头是学前班成绩领先,一头是家长们半遮半掩的担心,不少幼儿园也开始有“幼小衔接”的课表了。

  一所大学附属幼儿园的园长说:“近二十年的从业经验让我越来越知道,让幼儿园的孩子学小学的知识,对孩子就是一种摧残,但是这两年我却越来越顶不住来自各方的压力了。”

  “十一”前,刚刚从幼儿园毕业的几个孩子来幼儿园看望老师,“原来叽叽喳喳说笑个不停的孩子突然变得蔫头耷脑的。”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后来听几个孩子的家长说才知道,小学的压力远远超过她之前的想象。

  “一个月要背古诗50首,这还只是孩子需要掌握的众多知识中的一项,孩子能不累吗?”这位园长说。

  幼儿园不太要求孩子学习写字,但是从上小学第一天起,孩子就要自己抄作业条。孩子不认识那些字,就照着老师的描,结果,不是描错了就是描丢了。“孩子把作业条拿回家不光自己看不懂,我们也看不懂,于是几个相熟的家长互相通电话,几个孩子描相同的作业却没有一个是相同的,几经沟通、猜测,才终于弄明白了老师留的作业是什么。”一位一年级小学生家长说。

  最触动这位园长的是,小学老师不再像幼儿园老师那样尽可能不在孩子面前批评孩子。几名家长都说,小学一个老师管四五十个孩子,跟家长见面的时间又很有限,于是,每天下午放学时,家长领着孩子在校门口排着队,老师一个一个地向家长讲孩子的问题,不仅孩子能听见,而且排在队伍中的所有孩子和家长都能听见。

  “我们要是妥协一下,多教孩子些知识,孩子是不是就能少经历些这样的痛苦?”这位园长说。

  国庆节之后,这位园长在所在幼儿园的大班每周加了三节“幼小衔接”的课程,每个孩子书包中都有一个小单线本,还要求每天抄写老师留在黑板上的作业。

  为了不同的目的,家长、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都在向应试教育倾斜,毫无抵抗能力的孩子只能默默承受。

  “学龄前孩子的身心发展特点决定了,他们这个年龄应该做的事就是游戏。”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心理学博士李文道说,“时间是个常量,当把孩子的时间过多地用于本不应该他们学习的抽象知识上时,孩子们游戏的时间就会被挤压,这不仅不符合孩子身心发展的需要,也会因为孩子心理发展水平的局限,使他们容易对学习产生恐惧、厌恶等情绪,伤害了学习的兴趣,也会伤害孩子的自信心。孩子童年缺少幸福体验,会影响他后面一生的幸福感。”

  在学前班学习了半个月的秋天,逐渐失去了对新学校的好奇,每天都不愿意去上学,现在每天把秋天成功送到学校是袁露最重要的事。(记者
樊未晨)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