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大的名师观

  学大的名师观:适合就是最好

  引领“尖子生”超越“高原区”

  家在北京的王淼是同龄人中的成功人士,老公是一家商业银行的中层管理人员,工作环境优越,收入稳定,她本人大学毕业后下海经商,先做外贸,后来也涉足房地产营销,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至少是有房有车一族,按照时下里的评判标准,她们一家应该属于“幸福指数”较高的群体。

  在学大教育机构接受个性化学习的学员中有一批既普通也特殊的人——他们就是来自各城市重点中学的所谓“尖子学生”。

  但是,王淼最近的心情却是糟糕透顶,这一切都因为他有一个上高二的宝贝儿子。

  在辅导尖子学生进行个性化补习方面,陈辉曾经创造过很多“神话”。

  儿子的成绩不好,尤其是数学,每次考试都在20—30分之间徘徊,王淼和丈夫跑了好些机构,求别人一定要帮他儿子找个最好的,最“厉害”的名师,标准很苛刻:一是名校背景;二是数学特级,三是参加过高考出题或者多次阅卷,价钱不是问题,他们愿意在常规价的基础上高出一倍……

  比方说帮助一名因为作文严重失分而未能考上理想大学的复读生,成功考取北京大学,因为离高考时间迫近,陈辉只给这个叫李侠的女生上了8次课(16课时),这一年的作文分数是60分,李侠拿到了56分……

  这种“打着灯笼也难找”的老师还真让人找到了,三个条件一个不差,老师一看这孩子的分数,说什么也不接,但经不住这俩口子软磨硬泡,大约也是看在那份翻倍的课时费的面上,终于答应试试……

  又比方说,仅仅用8个课时帮助一个语文考试只有90分(总分150分)的孩子王征(14岁,某重点中学少年班学生)在高考中语文考到127分,并最终被厦门大学录取。

  签下这份合同之后,王淼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觉得替儿子找到这样好的老师,不敢说儿子就进了保险箱,至少也该有大的起色吧!

  再比方说:帮助一名语文学习“跛腿”的女生贾舒考上清华大学。陈辉到现在还记得,贾舒是一个沉默内向的女生,不爱说话,老师问一句答一句。她的英语、数学、物理、化学成绩都很好。其中物理、化学都在97分、98分之间(总分100分),数学在130—140分之间(总分150分),而语文则只能考70—76分(总分150分)经过辅导之后两个月升为全班排名第2,高考时语文分数达到了120多分,短腿变长腿,最终顺利考上清华大学。

  三个月的辅导过去了,正赶上学校期未考试,分数一出来,王淼一家人都傻了眼,儿子的数学的考分为“38分”,比上补习前的分数涨了“两分!”

  陈辉说,到学大来学习的来自重点中学的尖子学生大多是所谓进入了“高原区”的学生,这些学生进入学大时的单科分数普遍已经高达130分左右(总分150分),各科模考总分在580—600分以上(高考总分为700分)。在大班教学的环境中,他们既是老师的骄傲,也是老师的烦恼。因为达到这样的高度后,想再突破,已是非常困难

  而他们为孩子的补习付给“名师”的费用是三万多元啊!

  这些学生选择学大的目标也非常明确,就是希望通过学大的辅导,帮助他们突破长分“瓶颈”,超越“高原区”,以便在冲刺清华、北大、港大等中国乃至亚洲一流名校时显示出自己的竞争优势。

  王淼找到那位“名师”理论,而且出言不逊:“就你这水平,还名师呢?你整个一披了名师羊皮的白眼狼!”

  要促进这样的孩子在短期内发生改变,这对学大的教师队伍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好在这几年,全国各路教学精英陆续聚集在学大的旗帜下,加上学大强调“因材施教”和团队配合的教育模式,所以在为“尖子生”提供个性化教育服务上也形成了独特的优势。

  “名师”也不示弱,“你也不看看你孩子,那是学数学的料吗?”

  教育不是“神话”。所有的教育都有它内在的规律。对所谓“差生”的转变有规律,对所谓“好学生”的“拔尖”与“提升”同样有规律。

  ……

  这个规律,既有个性,也有共性。

  王淼之后又经过同事指点,找到了学大教育的吴娥。

  个性就是抓住每个人的特点,找出他们的需求。比方说李侠的困惑在作文上,具体的症结是议论文主题的开掘与意境的提升;王征的短板是阅读,问题是知识没有形成系统,缺乏正确的梳理;而贾舒的原因是重理轻文,阅读少,基础差……在辅导时,要因人而异,对症下药,找到了“病根”,治疗方法得当,就会有效果。

  王淼说,那天要不是有人在旁边劝架,她没准会和那位“名师”打起来。“什么狗屁‘名师’?徒有虚名!”

  所谓共性就是要找到一些带规律性的问题,在辅导中,教会学生由此及彼,举一反三。比方说,李侠遇到的作文的“议论升华、意境提升”的问题,就是考生中经常遇到的问题,老师在辅导时不能就一篇作文说一篇作文,要把规律告诉学生,把方法告诉学生,让学生在考场上和以后的写作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题目都能够应对自如;

  吴娥说:其实这并不是那位“名师”的错,是家长自己走入了一个误区,很多家长都有“名师迷信”情结,不管孩子学习基础怎样,指名道姓要“名师”。殊不知,这里有几个问题:第一,中国的名师资源稀缺,有人说,中国学校的‘名师,稀缺得像熊猫,这些人有的是“国宝”、“市宝”,有的再不济也是所在学校的“宝贝”,这些年学校择校热“长热不退”,大家托关系、写条子、排着队给一些“名校”送钱,凭什么?不就是冲着这些“名校”的“名师”资源?“名校”老师所带的班上,哪一个不是人满为患?有多少名师能够抽出身来去辅导某一个或者某几个孩子?何况教育局、学校还有明文规定,禁止公立学校在职教师有偿家教呢!

  而王征在考试中遇到的现代文阅读中问题,也有普遍意义。陈辉说,他自己集30年研究高考出题的经验,发现了一个规律,研究现代文的阅读从来没有超出这4种方法:一是层次阅读法,二是语义阅读法,三是结构阅读法,四是手法阅读法,而且30多年高考出题,万变不离其宗,现代文阅读部分都是围绕这四种方法出题……把这个规律找出来后,再辅以一定的方法、手段,告诉学生,就等于给了学生一把入门的钥匙。这既适合于“好学生”,也适合于普通学生或者所谓的“差生”……

  第二,传统学校的“名师”,因为名气大,一般在学校都是所谓“火箭班”“尖子班”的老师,对于学校而言,这叫“好钢用到刀刃上”。而这些学生都是从全市掐来的尖子生,起点高,学心态度好,方法也得当,都是些“不用扬鞭自奋蹄”的千里马。“名师”所做的工作是“锦上添花”,这样的“名师”真要面对那些基础差,学习态度不端正,学习方法不正确的孩子,他们反而会无所适从,一筹莫展……

  汪宝云和董义刚同是学大初中段的金牌老师,带领中考前的尖子生冲刺“名校”的重任往往会落到他们的肩上。

  王淼听吴娥这样一通分析,觉得有几分道理,“可是,那我儿子该怎么办?”

  汪宝云说,要带领“尖子生”超越“高原区”去采撷知识悬崖上的“雪莲”,学生老师首先要面对的是“三高”:即学生的起点高,升学的目标高,家长的期望值高。接踵而至的是第四高——对老师的要求高。所以,要带领学生超越“高原区”,老师必须先经受高原缺氧反应。

  吴娥说:“找适合于你儿子的老师。”

  汪宝云说,她曾经辅导过一个孩子,家长介绍说,从小到大,这孩子经历过大小考试,从来都是全班第一,没考过第二。这个学生一接上手,你就该寝食难安了。因为哪天不小心,这孩子考了个第二名,你就对不起人家孩子和家长了……

  “咋叫适合呢?”

  董义刚是初中数学老师,常与教初中语文的汪宝云搭档,他说,这样的孩子送到学校后,家长要求也高到近乎苛刻,2006年春节,他曾接手过一个叫段敏的女生,小个子,上初二,数学分数在80分左右(总分100分)是一家重点学校分校的学生,辅导的目标是要升入本校。孩子一到学大,家长就对老师的安排提了很多要求,最后还一定要看老师的档案……

  “从你儿子的状态看,他数学基础差,知识漏洞多,学习积极性不高,方法也不得当,所以就要找那种长于讲基础知识,善于查漏补缺,有亲和力,有耐心,而且擅长于做后进生转化的老师……”

  董义刚说,段敏的特点是,学习很刻苦用功,当时这孩子的脚崴了,每次拄着双拐来学大上课,从来不缺课,不迟到。但问题是没有好的学习方法,不会总结规律,常常在试卷后面的大题(问答题)上丢分,到后来,则是看到这样的问答题就发怵……其实这些题不管内容、形式怎么变化,都有规律可循,一般是一题三问,形成了所谓“问题串”。三个问题由浅入深,由简到难,后一个问题总是要与前一个问题有密切关联,或承袭前一个问题的结论,或承袭前一个问题的方法……把这些带规律性的东西告诉学生,再辅以一定的方法,和大量同类或关联题目的演练,不仅对学生的考试有用,以后的学习中也会受益无穷。

  “有你说的这种老师吗?”

  董义刚介绍说,段敏刚到学大时只辅导一科,因为效果显著,又报了其他科目,再涉及到老师的安排时,家长只说了一句话“你们看着安排吧!”

  “当然有,我们学大的职责就是,让最适合的老师去教最适合的学生,在我们看来,没有最好,适合就是最好。”

  2009年中考,因为成绩优异,段敏提前被本校(当地著名中学)高中实验班录取……

  吴娥,从学大的第一个教育咨询师做到校区总监,对于“适合就是最好”这个理念的生成、演变与深化有太深的感触。

  汪宝云说,“尖子生”在大班教学的背景下突破非常困难,还是因为千人一面的教育方式不适应这些“尖子生”的个性。这个时候,尤其不可能“一把钥匙打开千把锁”。因为看起来都是高分学生,同样都存在“丢分”的毛病,但每一个人的病因却完全不一样。解决这样的问题,就只能依赖个性化教育,用不同的钥匙打开不同的锁。

  吴娥说,第一,这个结论是被环境“逼”出来的。就像知识分子出身的毛泽东的一句至理名言——“枪杆子里而出政权”,也是被逼出来的一样。

  汪宝云说,她有一段时间同时辅导2个初三学生,都是所谓进入了“高原区”的孩子,其中一个叫钱非,语文总在110分的边缘(总分150分)这孩子的特点是超刻苦,特用功,但知识掌握得很“死”,不会灵活机动,举一反三。比方说,老师给他讲作文,题目是《“苦”与“乐”》,他弄懂了,文章也写出来了,还不错。可是后来,到学校考试,作文题是《“风雨”与“彩虹”》,在别的孩子看来,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这不就是《“苦”与“乐”》的翻版吗?可是钱非却傻了眼,觉得这个题目他没见过,没法写……

  学大草创时,象一棵无名小草,哪有“名师”能看得上我们,甘于与我们一起“落草”?不像现在,有很多有背景、有资历、有经验、有梦想的教育精英都愿意聚集在“个性化教育”的大旗下……

  而另一个女生叫成一,是北京一家名校附中的学生,品学兼优,还是班上的学生干部、团支部书记。情况正好相反,因为爱写小说,她的作文常常是汪洋恣肆、信马由缰,卷子上要求不超过800字,她会写1500甚至2000字还收不住手,最关键的是,写着写着,她会在不经意中跑题,一个才华横溢的女孩,60分的作文,常常只能得40分,甚至更低。

  但当时的情况是,十个家长有八个一上来就要“名师”,给他孩子一安排老师,他们就千方百计打听老师的背景:是不是名校毕业的?是小教、中教多少级?是不是“名校”一线的教师……如果不是“名师”,人家调头就走。

  这样两个学生,在辅导方法上就完全不能一样。对于钱非,老师要打开他的思路,让他能产生联想,能够在很多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中找出他们内在的联系,这不仅对他提升作文写作水平有益,对于孩子其他知识的学习,乃至于将来做人做事都大有裨益。试想,如果人没有“联想”能力,他将来的人生之旅,又能走多远呢?

  我们不像别的机构,敢于编瞎话忽悠家长,如果我们再不更新观念,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对于后一个学生成一,方法则是相反,如果前者是“放”,那么后者就是“收”,要帮助她收住缰绳,让思想的野马沿着驾驭者的设想,回归到“道”上来……具体地说,对于成一作文的辅导,是要让她由长变短,写之前还要列提纲,先说什么,后说什么,哪里详说,哪里略说,都要安排妥当,这个方法,刚开始孩子很难接受,觉得憋得慌,但看到文章确实写短了,写精了,写好了,也就服气了,等形成习惯了,这个约束反而就要放松了。

  第二,这个结论是在多年的实践中“悟”出来的。因为天天要面对不同需求的学生,要为他们找合适的老师,慢慢我们就发现了一些带规律性的东西。

  汪宝云说,这两个孩子后来都考上了他们期望的重点中学。

  比方说,给基础太差的学生,你应该派那种性子不急,有耐心,本人基本功比较扎实的老师,这些老师在过去的教育生涯中最好有带慢班的经历……

  韩晶原来是一所大学的英语专业的讲师,因为觉得公办大学里有劲使不上,后来加盟到学大教育,担任个性化英语教师。

  给那些名校来的优秀学生派老师,要派那种擅长于提高,知识面开阔,能一下抓住重点、难点的老师,这样才能镇得住“学生”,因为那些从“名校”过来的孩子,大都很傲气,眼光也很高,一般的老师,他们不会放在眼里。

  2007年,香港大学首次在大陆招生,北京市一共录取了3名学生,其中有一个徐姓学生考前英语辅导就是在学大完成的,而担纲辅导的老师就是韩晶。

  对于那些厌学或者学习兴趣很低的学生,要安排循循善诱,性格活泼,擅长于通过游戏、故事、课外知识去点燃学生学习兴趣和热情的老师。

  韩晶说,这是一个复读学生。2006年高考,离北京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之差几分,放弃了填报别的学校,选择了复读。

  安排老师,性格的匹配也很重要,比方说,对那些太张扬、太闹的学生,要安排比较沉稳,比较有“煞气”的老师,这样才可以管得了。

  这是真正进入了“高原区”的学生,上一年高考英语分数是128分(总分150分),孩子的时间非常宝贵,容不得你有一星半点的迟疑和延宕,你必须一眼就看到他的“短板”,然后,千方百计帮他把短板补长。

  对那些性格很闷,不爱说话,不爱交流,与人沟通有障碍的学生,要派活泼一些,热情一些,幽默一些的老师,这样的目的是为了把学生“激活”。

  这位徐同学的“短板”是英语作文,韩晶就盯住这处“短板”帮他补上,告诉他英语作文的一些诀窍:“从外往里写”,“写骨头不写肉”,注意“开篇精彩”,“重视文法”,甚至标点也不能出错……其中有一篇文章,韩晶指导学生改了6遍,学生着急得都快跳起来了,说,“老师!时间不够了,不能再改下去了”,韩晶却说“孩子,沉住气,磨刀不误砍柴工……”

  对于因为家庭或学校的原因,过去被关爱太少,受伤害较多的学生,要派性格温和,耐心细致,富有爱心的老师,这样的目的是为了“暖化”学生;

  徐同学最终被香港大学录取,英语的高分和英语作文的近乎完美成了起决定作用的因素。

  ……

  学大学管师宋美美说,学大能够成为各地“尖子生”中考、高考前冲刺辅导的首选,还因为学大有一个“适合就是最好”教师评价理念和务实的教师管理制度。

  在学大,学生和家长有挑选老师的权利,也有要求中途置换老师的权利,比方说,有的家长指名道姓要某个老师,有的要求一定是某个年龄段,某种性格,某种性别的老师,只要合理,我们也尽可能帮助实现。

  宋美美说,我就是那个后来考上了清华大学的叫贾舒的女生的学管师,一开始,学生家长没有同意学大安排的陈辉老师为贾舒做辅导,而是执意要选择一个30岁以下的年轻教师。但是我们认为,像这样已经进入了“高原期”的学生的辅导任务,不太可能由太年轻的教师来担纲。道理很简单,因为年轻教师尽管有很多优点,但他们最欠缺的是高考经验的积累,不能一眼就看出学生的问题所在;而像陈辉这样的老教师,有30多年的从教经验,几乎是有高考的那天起,他们就在和考生、考场、考卷打交道,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考试专家。不仅能够一眼看出学生的“病象”,还能够切中要害地开出最有效的“药方”……

  一些孩子中途要求换老师,换的原因五花八门,有的是因为性格不合,有是因为老师的授课方法不对学生的味口,有的学生换老师的理由,是不要理由。就因为这个老师看着“不养眼”,“不顺眼”,还有的学生换老师是不喜欢这个老师的某些生活习惯,比方说,这个老师翻书的时候,总爱用食指去嘴边上蘸一下唾沫,比方说,某个女老师身上的某种香水味,孩子觉得不能接受……

  为了说服家长,避免辅导走弯路,我们建议家长让孩子先听一节课,听听孩子的感觉。果然,贾舒只听了15分钟课,就跑出来对他妈说“陈老师讲得太好了,就这么定了吧!”

  不管是哪种要求,只要不太离谱,我们都给换,遵循的也是一个原则“合适”。学生觉得不合适就得换。

  另一个叫郭含的高三女生,很漂亮,很聪明,也很善解人意。她的语文、数学、英语分数都在110分左右,到学大来是补习英语,刚开始,我们给她选派了一个口语8级的年轻教师,但辅导一堂课后,就发现不合适,老师的强项不是学生想要的,而学生的需求又不是老师的强项。所以,我们用最快的速度为郭含换了一位对英语教学有研究的老师。这个老师还是北师大的在读博士,主编过适合于指导学生英语考试的《高频词汇》一书。尤其擅长辅导“尖子”学生,反过来,派他去辅导那些只能考30分、40分的孩子,他也常常一筹莫展。

  当然,在选派老师时也有一些另外的考虑,比方说,为那些情窦初开的青春少女选派老师,我们就尽可能不派那些过于阳光、帅气、热情奔放,刚从大学校园出来不久的男老师,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把控不好,学生和老师谈恋爱了,怎么办?哪就是最大的不合适吧!

  这次阵前换将非常关键,郭含在这一年的高考中以645分的高分被中国人民大学人力资源专业录取。

  第三,“适合就是最好”,是众多的教育专家,帮助学大总结提升出来的,因为个性化教育不同于学校体制下的“大班教育”,它目前的主要表现形式是“1对1”,在大班教学中,一个班往往有40—60个学生,这个老师的讲课只要有30人—40人能接受,这个老师的教学就算OK了,可是,在个性化教学中,一个单位时间里,只有一个老师面对一个学生,对于双方而言,对方都是自己的100%,如果不合适,那就是100%的不合适,所以“合适”,对于个性化教育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学校的“大班教育”的游戏规则中,老师是学校派给学生的,学生只有被动接受的权利,没有自由的选择权。学生不喜欢某一门课的老师,往往只能忍受,一些心理素质较差的学生,无法把控自己,从不喜欢某个老师,进而发展到不喜欢甚至放弃这个门类的课,这种悲剧每天都在传统学校体制中发生着,大家甚至已经司空见惯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但是在学大倡导的个性化教育模式中,学生不仅有选择老师的权利,更有中途置换老师的权利,而且没有规定只能换一次、几次。这就使得“适合就是最好”不止是一种教育理想,而且变成了一种可操作的现实。

  李建华说,他在进入学大考察调研前,最担心的问题也是个性化教育的师资问题,在“名师”资源奇缺的今天,他们又怎么能够有“洒豆成兵”的本领,像变魔术一样,变出那么多适合于个性化教育的老师呢?

  从这个意义上看,“没有最好,只有最适合”“适合就是最好”,是既体现了学大人的教育智慧,也导出了个性化教育的本质。

  李建华说,因为更新了观念,突破了传统学校“名师观”的束缚,学大在选择个性化教师的范围上一下子变得天宽地阔。不仅那些有传统学校教经验的中、老年教师,在经过转型和培训之后,可以成为合格的个性化教师;一些大学毕业不久,拿到了教师资格证书的年轻人,在经过严格培训后,也会在个性化教育舞台上快速成长,大显身手。

  而且,颇有意义的是,在个性化教育的舞台上,年轻教师适应的速度和受追捧的程度,甚至还超过了中、老年教师。

  有专家在经过认真地分析后认为,这是符合情理的,一是因为个性化教育是一项新事物,而新毕业的大学生相对于中、老年教师而言,职场生涯趋向于一张白纸,容易接受新事物,没有中、老年教师那种转型的阵痛;二是年轻教师与他们的教育对象没有代沟,共同的兴趣、爱好使他们更容易得到学生的认可,从而成为推心置腹的朋友,甚至哥们……这种关系也许不适合大班教学的学校,但却非常适合以“1对1”为主要模式的个性化教育。

  说“适合就是最好”的“名师观”导出了个性化教育的本质,是因为个性化的初衷就是要为每一个学生设计一套适合于他们的教育方案、学习方案,而这样的方案中当然也包括适合的老师,让适合的老师去实施这套适合的方案,这当然是再适合不过的选择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