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改十年,高峰论坛日程

  10月14日上午 

  十年课改:改得怎样?

  开幕式        9:00—9:20

  课改,难道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杨东平(微博)(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微博)、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致词

  杜郎口中学,新绛中学。

  主旨发言      9:20—9:40

  一个在山东,一个在山西;一个是薄弱学校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有被撤掉的危险,一个是曾经的百年老校遭遇办学危机——教师被挖走,生源质量、教学质量明显下降。

  刘  坚(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主任)  新课改十年:回顾与展望

  进行课堂改革,彻底改变教学模式是两所学校的共同选择。

  张卓玉(山西省教育厅副厅长)  学习的革命:教学改革的哲学思考

  现在,他们在课改中声名远扬。

  经典案例展示    9:50—12:00 

  有人说杜郎口中学,“没了讲台,课堂乱了,学生反了,墙壁四周都是黑板了”。有人称新绛中学,“每天只上半天课,下午全是自习”。

  崔其升(山东杜郎口中学校长) 杜郎口模式:学生主体课堂

  无论是讥笑还是凝练,形式尽管各异,但“神”却是相似的——让学生动起来,让课堂活起来,师生互动,共同发展。学生拥有他的表达权、话语权、选择权……

  宁致义(山西新绛中学校长) 新绛中学的学案教学

  “预习、展示、反馈”是杜郎口中学课堂教学的三环:即先让学生预习,然后把学习成果展示出来,最后围绕问题组织反馈。

  熊川武(北大附中新疆分校)“自然分才教学”实验的实践

  “自主课”和“展示课”则是新绛中学对传统课堂进行的流程再造,也就是半天上课,半天自习,但“学案”贯穿始终,学案编写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将学习目标问题化。

  何克抗(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基础教育“跨越式教学”的实践

  这正是以“自主、探究、合作”为主要目标的新课程改革所传达的:开放、解放换来释放、民主,自主换来了做主。

  卢志文(新教育研究院院长) 新教育实验的内涵和推广

  “教改等于成绩下降的怪圈”在这两所学校被打破:中考率、高考升学率不降反升。

  吉美坚赞(吉美坚赞学校校长) 藏族民族教育改革的探索

  两所学校的变革告诉我们:只有发自内心的教育改革,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

  10月14日 下午

  不论是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课改在逐渐延展,课改被人们接受:已有100万师生参与的由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发起的新教育实验,北京师范大学何克抗教授在宁夏、甘肃、新疆、安徽、云南十个农村县区超过100所县区学校推广的“跨越式试验”,华东师范大学熊川武教授发起的“自然分材教学”实验,青海吉美坚赞进行的民族教育改革……

  教育对话    13:30—17:30  

  但任何教育改革都不是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

  主题一:教学改革与校长、教师的专业发展

  一位来到杜郎口中学参观的老师曾说过这样的话:“我到杜郎口中学,就好像在百花丛中采摘了一朵非常鲜艳美丽的花。结果我发现这朵花在我的花瓶中很快枯萎了。原因在哪里?因为我仅仅是采摘了一个枝条而已,没有把根移植过来。”

  主题二:面向未来的课堂变革

  在现实中,课改却往往是反反复复,样子学是学了,却没有效果。折腾来,折腾去,老师、学生早已是身心疲惫,课堂反成了痛苦、受罪。

  主题三:教学改革能够复制吗?

  其实,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基点在哪里?中央教科所研究员储朝晖用“四重门”来阐述:事实上我们现在的课堂之所以是这样的课堂,相当于多重门起了阻碍作用,第一道门就是学生能不能做学习的主人,接下来教师能不能做教学的主人,后面一道门是校长能不能做学校的管理主人,最后一道门是师生能不能做评价的主人。四道门同时起作用,只要冲破四道门,每个老师就知道怎样教、每个学生就知道怎样学。

  10月14日晚上  

  课改,期待的是什么

  工作坊       19:00—21:00

  “课堂教学改革核心价值观到底是什么?”这曾是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一直追寻的一个问题。

  主题一:课改的动力机制

  “是尊重。”他解释,这个尊重不是表层意义上的,是真正打动心灵。他能够走出来站在讲台上,把自己对问题的总结、解析、解读,把他的思路、才智演示出来、讲解出来让大家欣赏。

  主题二: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课堂

  如果继续十年前的追问,我们关注课改,关注的是门类、课时、内容、教材,关注的是教学方式、学习方式、评价方式、管理方式,但这不是全部。

  10月15日上午 

  新中国成立以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线教师、校长关注课堂问题、关注教研问题、关注文化问题,通过课程改革影响学校、通过学校向全社会传达文化的追求,我们期待新的课程文化。

  主题报告    9:00—12:00 

  “我愿意用这样的词汇描述,就是民主、开放、科学、平等、对话、协商,这些文化的诉求可能是新课程更加重要的历史使命。”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主任刘坚认为,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一定伴随制度重建、一定冲击文化传统、一定触及人的心灵。教育方式改变可能要五到八年,但是文化改变需要二十年甚至更长。

  谢小芩(台湾清华大学教授,台湾课改重要参与人):台湾十年教改的历程及经验

  “这次改革非常奇怪、非常奇妙,是从课堂教学改革开始,完全要寻找全新的课堂介入。”在山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卓玉看来,这一新模式从课堂必然走向学校,从教学走向教育,引发一系列教育变革:课堂,由学习的起点变为学习的中间环节,学生学习起点不是老师开始讲课,是学生自主学习,而且那个起点决定后边整个学习环节,包括最后中考、高考质量。课堂由听讲的场所变为交流、探究、共享的场所。

  李子建(香港教育学院(微博)副校长,课程与教学论专家):教学改革的国际视野

  对教育而言,很多东西不可丈量,也不可能即刻显现,却能够渗入我们的肌体。比如,对每个人而言,我们都不是旁观者,是平等的参与者。在学校如此,在社会上也是如此。

  康  健(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北大附中前校长):课程改革与学校建设

  “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有其他原因吗?”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引用乔布斯之语表示:各种改革实践仍然处在探索之中,远非完美,人们对各种不同模式都有批评和质疑,我们需要通过交流和讨论凝聚共识,提升和超越。需要从课程改革走向素质教育,从教育方法的变革走向真正的变革。(记者
靳晓燕)

分享到:

  背景链接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等单位日前发布的“教师对新课改的评价”以及“2011年中小学教学公众满意度”网络调查显示:

  新课改的理念深入人心

  74%的教师认同“合作、自主、探究”新课改的理念,对“您所在学校新课程改革开展得怎样”的提问,有63%的中小学教师认为新课改在自己所在的学校正在积极开展。

  对新课改的实际成效评价不高

  教师对课改的总体评价表示“很满意”的仅为3.3%,“满意”的为21.3%。

  在对“繁、难、偏、旧”的课程内容的改变上,21.7%的教师认为“有改变”,40.3%的教师认为“差不多”,还有25%的教师认为“比过去更难”了。另外,有高达73%的老师认同“新课改后学科知识体系不够系统,教学难度加大”的意见。

  调查显示,新课改在城乡之间、中学和小学之间均存在较大差异。62%的老师基本认同“新课改在城市还可以,问题主要是在农村学校”的观点。

  对小学课程和教学满意度最高

  公众对小学、初中、高中课程和教学满意度依次为:17.6%、13.8%、12.4%。对三个教育阶段的课业负担均不太满意,表示很不满意、不太满意的比例依次为:66.5%(初中)、61.7%(小学)、58.2%(高中)。

  2001年秋季,新一轮国家级基础教育改革实验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体现着素质教育新理念的义务教育新课程在实验区首次试用。积极开展教育教学改革,做到师生教学相长、共同发展;引导学生学会学习,鼓励研究性学习与合作学习。探索中小学评价与考试的改革,试行评价的新方法正是课改的主要方向。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