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超6成受访家长为孩子暑期生活发愁,专家建议

图片 1

暑假到了,如何安排孩子的暑期生活,成为摆在许多家长面前的难题。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4名孩子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0.3%的受访家长为孩子的暑期生活发愁,68.3%的家长在孩子暑期托管上投入的钱多。57.1%的受访家长希望由相关政府部门出面建立托管中心。

在南磨房社区暑期学生托管班,老师在教学生折纸。本报记者赵勇摄

受访者中,来自北上广深的占36.6%
,来自其他省会城市或直辖市的占31.5%,来自省会城市以外的地级市的占22.6%,来自县级市的占7.1%,来自乡镇或农村的占2.2%。

  ■社区调查     

60.3%受访家长为孩子的暑期生活发愁

  关注焦点     

老家在河北的宋蕊目前在北京工作,有个10岁的孩子。她最近一直在为孩子的暑期生活犯难,“每天让孩子自己待在家里,虽然告诉了她很多安全常识,但总觉得没人照顾不放心,也没法监督她做作业”。

  抽查样本    

调查中,60.3%的受访家长会为孩子的暑期生活发愁,24.2%的家长不会。

  学生们如何在社区内度过一个丰富多彩的暑假     

宋蕊说,前几年孩子放寒暑假时,通常是自己的父母和公婆轮流来北京照顾,或者把孩子送到老家去。“但这两年父母年纪大了,照顾孩子比较费精力,我们一直想给孩子找个靠谱的托管机构”。

  朝阳区、丰台区和宣武区等地多个小区    

在互联网行业工作的章欣玥,通常会在假期给孩子报一些兴趣班或补习班。“前两年孩子学校的足球队在暑假时有训练,再加上我们给他报的补习班,他的暑假生活还算充实。现在孩子马上要上初中了,这个假期我们给他报了小升初的衔接班,前段时间还让他参加了一个夏令营”。

  自今日起,本市各中小学的孩子们将全部走出校门,回归社区,开始享受盼望中的暑期生活。     

调查中,51.0%的受访家长会让孩子参加夏令营或游学项目,47.2%的家长会给孩子报兴趣班,41.3%的家长会让孩子提前学习新课程。其他安排还有:带孩子旅游、托别人照顾、让老人或保姆在家照看孩子、送孩子去托管班、把孩子单独留在家里和带孩子一起上班等。

  暑期长达一个半月,孩子能暂时走出学校紧张的学习生活,众多家长为此舒了一口气,也为拥有如此充裕的亲子时光而欣喜。但同时,不少家长又开始担心平时孩子无处托管。    

68.3%受访家长在孩子暑期托管上投入的钱多

  现状一   

为了给孩子安排好暑期生活,家长们不仅绞尽脑汁,还投入了不少金钱。

  80%家长给孩子报班    

章欣玥给记者算起了在孩子暑期托管上的费用,“孩子刚从一个夏令营回来,两周花了8000元,小升初衔接班花了大概4000元”。

  7月9日上午11点,北京市第一实验小学。数十位家长聚在一起,一边等着接孩子放学,一边讨教如何解决孩子的暑假难题。     

某夏令营机构工作人员邱燕说,一进入7月,咨询夏令营的家长人数直线上升。记者了解到,该机构组织的夏令营一般分为7天、14天和21天,价格也从三四千元到1万元不等。

  “还不知道咋办呢。我和老公上班都紧张,去年把孩子让姥姥看,今年姥姥身体不好了。”小宝妈妈满脸忧愁。“这一周孩子上半天课,11点半接了她后,只能送回家,我接着上班。她一个人在家泡面,上网玩游戏上瘾了。”盈盈妈妈接茬。     

调查中,68.3%的受访家长表示在孩子暑期托管上投入的钱多,23.1%的家长表示不太多。

  报班?经粗略统计,现场近百名家长中,为孩子报英语、奥数等培训班的约占80%,剩下20%的家长中,大多数在考虑为孩子报班。张先生为上4年级的女儿报了小主持人、舞蹈、合唱、钢琴、英语5个培训班。     

“我给孩子报的是激发学习兴趣的夏令营。他在小学时成绩并不突出,我们不想让他在初中时被落下。孩子回来说夏令营教了很多学习方法,但不知道开学后能不能用得上。”章欣玥觉得夏令营价格比较贵,如果日后还有类似活动会慎重考虑。

  为孩子报了不少培训班的家长,仍然面对孩子的托管难题:一是每个培训班上课地点不同,转班上课无法接送,二是培训班上课时间和家长上班时间一致,课后孩子仍面临无人接送照顾难题。     

对于暑期夏令营,60.1%的受访家长认为可以开拓孩子的视野,48.9%的家长认为可以增强孩子的身体素质,44.9%的家长认为可以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27.8%的家长认为可以提升孩子的人际交往能力。也有24.1%的受访家长认为性价比不高,20.4%的受访家长认为安全保障不到位,11.4%的家长指出内容设置不合理。

  放学了,孩子们排着队走出校门。迎着孩子的笑脸,王女士称,真担心孩子一个人在家里上网、玩游戏,“最近一周上半天课,他总在玩赛尔号、植物大战僵尸等,眼睛还爱眯着,视力肯定差了。”     

57.1%受访家长建议由相关政府部门出面建立托管中心

  完全不知家长愁滋味,问及想怎么过假期,孩子们的回答出奇地一致。“我想玩,痛快地玩。”4年级的女孩儿小丫开心地说。小丫的同学萱萱和珩珩,两人已约好暑假第一天就去比如世界玩,“上次我当模特挣了10元钱(比如币),这次想做摄影师、做比萨,多挣点钱,用来开飞机,学插花,做喜欢做的事情。”    

对于暑期托管机构,宋蕊认为安全保障最重要。“我看到过一些无资质的辅导机构在暑期招揽生意的消息。把孩子交给这样的机构,怎么能放心”。

  现状二    

调查显示,56.0%的受访家长看重暑期托管的活动项目,希望内容丰富、可以充实孩子的暑期生活;50.7%的受访家长看重机构的师资力量,希望有专业的老师辅导孩子课业;49.4%的受访家长看重管理机制,希望有健全的机制以保障孩子安全。此外还有:价位合理、培养综合素质、开阔孩子的视野和满足基本生活等。

  个别社区办起托管班    

武汉市武昌区某社区工作人员张晓告诉记者,几年前武汉市开始推行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依托社区开展暑期托管。“每年暑假会有6~8周的托管服务。我们社区今年主要有课业辅导、科学知识普及、安全教育和艺术兴趣四大类课程”。

  在三环新城、草桥欣园等多家社区网站及业主论坛上,记者查到有不少业主发帖寻找托管班。     

张晓说,社区的托管班有专门的负责人保障孩子安全。“我们社区和辖区内从事教育工作的社会组织进行合作,请他们的老师来给孩子们上一些课程。另外也会招募其他行业的志愿者,比如请医务工作者给孩子们讲安全急救知识”。

  实际上,家长们所呼吁的社区托管班,在望京等少部分区域已经推出。    

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谷峪表示,现在社会上的双职工家庭比较多,儿童在假期没有父母陪伴的现象也较为普遍,而现在市面上的托管机构不尽如人意。“从制度上看,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条例标准对托管机构的资质、收费标准加以规定。这就导致了乱收费、乱补课等钻政策空子的现象。从根源上说,这也反映出了教育的功利化现象。教师只在上课时间授课,下课后却不辅导学生。有的老师还把应该在课堂上讲授的内容留到辅导班上讲”。

  据了解,橡树湾社区暑期托管班由今年3月份开始的课后托管班变身而来,主要负责人是小区内一位业主。为解决小区内孩子无法托管难题,居委会特地安排了活动室,其托管时间从7月8日始至8月31日,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6点,孩子们在此可以做暑假作业,也可以看动画片、课外书,“一天40元钱,中午吃饭的再加10元。”该托管班一负责人称,“收费已经很低了,家长很欢迎。”     

对此,谷峪认为从短期来看,可以从制度建设上改善托管问题,“比如明确相关规定,将托管事务交由学校或社区来负责,政府可以适当给予补贴,满足大家在托管上的需求。另外,制定相关的标准,明确托管机构的资质审查,确保托管机构具备提供活动场所和安全保障的能力”。

  南磨房社区托管班是一家校外培训机构进入社区,在居委会协助下以夏令营形式开办,设置有双语教学、写作等课程,同时,社区服务中心还为孩子们放电影、安排其他室内外娱乐活动,孩子可按照实际需要入营。     

对于暑期托管班,57.1%的受访家长建议由相关政府部门出面建立托管中心,56.5%的家长期待提升对暑期托管机构的监管,46.7%的家长建议加强正规游学或夏令营项目的设立,41.6%的家长希望依托社区、居委会等建立托管中心,17.0%的家长建议定点开放部分学校。

  据了解,在望京等区域,已有不少校外培训机构进入社区办托管班。此类托管班因形式灵活、接送方便很受欢迎,但其服务能力与资质让家长们放心不下。记者以家长身份查访了7家社区托管班,没有一家有托管资质。     

  “这一类托管班规模小,又需要工商、税务等部门参与,出台管理办法比较困难,目前尚没有颁发托管证照。”市教委一相关负责人称。     

  现状三    

  家庭互助托管试水    

  “现在的托管班、培训学校鱼龙混杂,干脆自己来得了。”原乡美利坚小区业主高女士在其业主论坛上发帖召集。     

  据了解,高女士的儿子7岁了,本想给孩子请个外教,但家教费很贵,外教又擅长手工、画画、讲故事,高女士就萌发了家长“拼钱”为孩子办外教夏令营的想法。     

  短短一周时间,报名的孩子达到了15人,更有不少热心业主报名参与夏令营,志愿教孩子们插花、绘画等。“孩子们能在一起玩,邻居们也能互相认识。”业主王女士笑着说。     

  ■小贴士    

  暑期六招教孩子   

  崇文区教委副主任    

  郭海儒    

  一、不能懒。到了暑假,家长们的想法普遍是孩子紧张学习了一学期,睡会儿懒觉没有问题。有的孩子一睡大半天,早饭中午吃,混混沌沌一天又一天,暑假很快过去了。    

  二、不能放任自流。看电视、玩游戏,挥霍时间,浪费精力,最终会造成两手空空。可以规定一周内只能在某一天尽情地玩,要有计划、有遵守,错了就处罚。     

  三、不能花费无度。一些无意义的读物、玩具等等,兴之所至,要什么给什么,会造成孩子以自我为中心,花费无度。可以给孩子一些零花钱,让孩子自主决定用途,但家长要监管,培养孩子的理财观。     

  四、不能只读书。只读书的孩子读死书,无法形成发展观。多提供机会让孩子接触社会,也可以让孩子在暑期内负责几盆花草,细心观察花草或小动物的成长,培养孩子的观察能力和发展观。     

  五、不能培养孩子的弱势心态。家长可在孩子面前,表现弱势,唤醒孩子的强势心态,让孩子积极参与到家庭事务中,为父母遇到的一些困难想办法。     

  六、不浪费树立孩子家庭观的好时机。暑假是父母和孩子能充分沟通的好时光,可以让孩子做一两项家务活,并且在固定时间坚持下来,培养孩子的家庭责任感以及勤劳的好习惯。    

  ■对话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    

  社区建立托管班需尽快    

  记者:孩子放暑假,家长遇难题。很多家长呼吁社区托管班,而目前街道或社区开办的托管班,明显无法满足需要,并且此类托管班又面临资质难题。请问您怎么看这一问题?    

  孙云晓:社区在解决孩子的托管问题上能发挥很大作用。但社区托管班的建成和完善需要花费几年时间,孩子们没有时间等待。其实,一旦放暑假,学校内的教室、操场、实验室、图书馆等各种资源都在空置,更有很多中小学校,都建在社区内。要想解决孩子的托管难题,专业人员和志愿者可利用暑期学校、少年宫、俱乐部等场所或资源,举办各种活动,这中间需要很多部门参与,需要大量协调工作。     

  记者:报班成了孩子暑期主打,有家长也明白给孩子报很多的培训班,孩子会学得很辛苦,家长为此支出不菲,家长们对此称被报班洪流裹挟向前。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孙云晓:假期的本质含义,是让学生过不同于学校的学习生活,给孩子报很多学习班,把假期变成了第三学期,是违反孩子成长规律的。    

  我认为,报班是一种花钱折磨孩子的把戏,报很多的特长班没有意义,教育孩子要有战略眼光,不可急功近利,教育的核心是培养孩子的健康人格,而不是学习技能。孩子报班要坚持的原则:一、尊重孩子的选择。如果孩子爱好舞蹈,可以报,不宜强迫孩子。二、即时报,要少而精,不能多而杂。    

  记者:您认为家长解决孩子暑期无法托管的最佳方案是什么?     

  孙云晓:最有效的建议是父母们联合,采用家庭互助组的方式,变小家为大家,变独养为群养,简捷易行,权利义务平等。另外,如果老家在农村的父母,可把孩子送回老家,让孩子亲近自然,体验亲情,完善心智。对一些有条件安排暑期旅行的家庭来说,我主张“借个孩子去旅行”,几个家庭合作,让孩子和伙伴在一起旅行,其积极性和受益性更多,这比报什么班收获都大。   

  北京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特邀委员王晋堂    

  谨防来路不明的托管班    

  王晋堂表示,目前有一部分校外培训机构,将目光锁定社区,联合街道或居委会,为社区内的孩子提供托管班,这是因为目前的教育资源不能满足社会需求而产生的。目前所谓的社区托管班良莠混杂,不仅没有资质,给孩子的学习和活动安全也带来了很多隐患,而且其教育方式和教育理念,存在误导孩子的可能。有的托管班,更只是一个或几个人,联合居委会开办的,一旦发生意外情况,家长就无法找到责任人。    

  他认为,家长要慎重选择托管班,首先要查看其资质,是否有实力。托管班的资质必须经过教育、工商、税收等部门的审批。社区托管班是社会对教育资源合理配置的呼吁,一些托管机构、居委会或者家长,要联合向教育、工商、税收等相关部门呼吁出台相关管理办法,为正规社区托管班的产生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本报记者:张淑玲
李岩)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